世事无常总如茶.jpg
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 

 

  “啜之淡然,似乎无味,饮过之后,觉有一种太和之气,弥沦乎齿颊之间,及至味也。”说的是茶。

 

  对茶的了解,始于苦涩。爷爷的那把茶壶,早已湮灭在久远的记忆里,却仍记得那由舌尖漫开的苦涩滋味,竟然浑身一哆嗦。那时,茶是一种象征,关于待遇、关于地位、关于老人,和少年是一副擦肩而过的姿态。而我根本不喜欢茶:那样一种滋味,难喝死了!

 

  80年代以后,家随父亲搬到县城,开始有了县城的同学、朋友。虽然家徒四壁,但茶却总是摆一盒的,让我知道,来人来客是要奉茶的,除非不被欢迎的客人到来了。茶很香,因为有浓烈赛过茶香百倍的茉莉零星的搀杂,像极了年老色衰的交际花不甘沉沦的香水味道,有时喝,大多碍于情面,是对生活随高就高逢低就低的态度,因为大家都喝。而我委实不喜欢此种味道。

 

  世事无常总如茶。对于茶,本是相逢不相识的姿态,无端,却又喜欢上了她。绿茶才是她的真身,茉莉、大叶,是身心残疾的茶,传递的,是破败的身、零落的心,怎能算是茶?

 

  喝这样一种茶,是要凝志潜心的,牛喝驴饮,总归是清水的滋味。那样浅浅的一种香,需要足够的时间才能露结在喉管中,需要想象的扶持才能进入那些最最细微的神经末梢,需要足够的虔诚才能渐次洇漫开来。我怀疑,茶的前身,是一种精神,是汉文化所谓的精、气、神,神奇的造物把她凝香为露,显形于叶,然后启动天地妙合之神思,于一啜一饮之间,体味自然万物、人生至味。

 

  茶的气味,少却了青年的锐气与冲动,让躁动不安的心渐渐沉静,生长为一张透明的纸,生活似乎从急流险滩终于来到静止的湖泊,人生象是达到曾经沧海的境地。却又有一种美突然呈现在眼前,其实早在眼前,只是不曾发现,是慢慢沁入土地的甘泉,不吵、不争、不艳,却是依旧的清冽、甘甜。

 

  人有人品,茶有茶德。“以茶利礼仁”、“以茶表敬意”、“以茶可行道”、“以茶可雅志”等之也。龚炜认为品茶“要需其人与茶品相得”,苏轼说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。真可谓茶之为茶,饮者为我你,却又茶不同茶。我为谁?茶又为谁?(文 /金翼)

相关推荐

清明节,佛弟子如何做才能利益历代宗
2018-04-04 16:39:37 浏览484
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祭祖
2018-04-04 11:12:34 浏览216
生前多尽孝,可以死后不烧香吗?
2018-04-04 11:04:40 浏览441
诚实让这个倒霉的人因祸得福
2018-04-04 09:26:26 浏览348
老酒鬼摔疼后顿悟,受持五戒得解脱
2018-04-04 09:14:32 浏览181
他死后变成肉团饿鬼受尽痛苦,皆是果
2018-04-04 09:10:19 浏览178
茶无好坏 喜好自在人心
2018-04-03 10:25:41 浏览140
有人礼佛勿从前面过
2018-04-03 09:47:20 浏览60
顶 部